问题库

请经历过许多事的人献言计策,请问你有什么金玉良言给20岁的人?

李二的视界
2021/6/11 20:25:00
请经历过许多事的人献言计策,请问你有什么金玉良言给20岁的人?

我来回答

匿名 提交回答
其他回答(1个)

1个回答

  • 路人行歌

    2021/6/13 4:00:36

    一九九八年那年夏天,是我在东北的第二年夏天,难得的夏季呀,高温的天气说过去就过去,还记得那声亲切的起床号。

    我是个自由人,有点类似通讯员的角色,但又不全是。之前在连队新兵训练三个月还没结束,第二个月的时候我就做连部文书了,之后被抽调到营部,师部要掉我走,师长来接我,副营长问我的意愿,我最终没肯走。毕竟我很念旧。也不是我能力有多强,虽然我绘画基础不弱,估摸着那会我的样貌还是很惹人爱的吧,呵呵。不谦虚,有不少人误会我是个女生。【有兴趣的可以看我的小视频】哈哈!



    一九九八年全国洪水泛滥,我所在部队已经接到通知,随时出发,副营长特地找我,让我留守,我呢,当时就显得大义凛然,我强烈要求参加抗洪抢险!【因为营长是刚调来,人事方面不熟,基本没他什么事,而且部队也讲究资格,营长没有付营长资格老,付营长当连长时,这个营长在其它部队还是个学员。之前连队出现大的事件,所以整个团以下干部全部降一级,团降连,连降排,排降兵,很可惜的一位刚提干的排长直接当年复原了】

    对我来说最刻骨铭心的不是风花雪月的感情事,而是这次抗洪抢险的过程,很是难以忘怀!营部兵很特别,当过兵的很清楚,几乎是三不管的状态,当天夜里,随着大部队上了火车皮,具体去哪里,我在带队营长旁边清楚的很,知道是在大庆,大雨倾盆,几乎没有停过,火车皮里非常闷热,躺下来也睡不着,辗转反复,起来尿尿都相当麻烦,开个小小的口子,啊呀,尿起来好难受的。。。。。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下了火车皮,马不停蹄上军车,一路驰骋,毫不耽搁,部队一直在赶时间。

    雨就没有停过,夜里终于赶到了大坝,真不是盖的,营长当年也30好几,我感觉他已经很老了,然而第一个搬起沙袋往前走去,我这小体格也没有犹豫,仿佛有无穷的力气,也抗了一袋紧随其后,各连都井然有序,都没有任何人组织,直接一气呵成,关键时候体现出部队的团结了。

    这里我要发点牢骚了,真心话,真TM的累!一袋沙袋要抗一千五百多米左右的距离才能到中心点,来回一趟沙袋要走好久好久!其实这个时候,我和大家一样已经三天两夜没有休息了,就在抗沙袋的过程中,我遇见了反坦克连的一个电工,四川兵,王启,哎呀!有熟悉的人一起唠嗑,虽然对方不是女兵,但也有干活不累的感觉哟,嘿嘿!我和他结伴而行,一起扛了八九袋后,营长让我们休息一会。我到处找地方,雨还是一直在下,很大,看到个草堆,我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,整个人放松下来就容易一下子睡过去。



    很不幸!!我睡过头了,好在当时留了半条腿伸在草堆外面。感觉有人在踢我的,我一骨碌从草堆里爬了出来,天已经蒙蒙亮了,但雨还是一如继往下个不停,叫醒我的是我不认识的一位团职干部,不是我部队的,因为在这个大坝上沈阳军区各个地方的部队都有。他对我说,赶紧找自己的部队,大坝马上就要决堤了,还不快走!一身冷汗和着雨水让我清醒了几分,四处找熟悉的面孔,还真让我找到了,反坦克连最后收尾,我赶紧跟上去,跟着他们一路急行,旁边,离我半米不到的大坝洪水翻滚的非常厉害,前面却一直是一条直线,似乎就没有终点,半小时的时间,我跌了无数跟头,泥土已经松软了,整个部队自发减负,我看到他们炊事班的锅都已经丢下,而我还背着一大袋粮食,有火腿,榨菜,面包,矿泉水等等,整个营部的伙食呢,铁锹丢了,我更容易跌跟头了,粮食也不要了,直接丢弃真舍不得,分给了路过的一些战士们,最终我也空空如也了,又连跑带滚的走了有一个多小时,始终看不到头,看着翻滚的江水似乎就要漫过沙袋了,有些绝望,当时就在想,真的在想。18岁的我估摸着要撂在这了。。。。。。

    虽然我是南方人,会一点游泳,但是肯定被不住这么大的洪水的。而且我还没有救生衣。也不知跑了多少个小时,终于看到前方有个小黑点。激动的无与伦比,这个时刻**出来的能量是巨大的,很快,我觉得非常快,我就看到了一座小山,几个连长也在山下,正在清理人数,看到我,连忙问营长教导员在哪里?我哪里知道!【后来才知道,这两位大神跟我反方面撤退,带着其他连队】山头一片片的坟地,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及这些,大家都一股脑的躺下睡觉,我也不例外,还找了个高点的当我的靠背了。。。。。。

    感觉睡了十几个小时,被叫醒了,一问才知道才过去十来分钟,再一看刚才走来的路,已经完全被洪水覆盖,看不到一丝影踪。只能说,我们这支部队运气真的太好了。跟着反坦克连继续爬山,找人家,大家要吃饭的呀,这个时候军民鱼水情展现的真的好,这个山村其实很穷,但村长还是组织全村人给我们很大的帮助。我因为和反坦克连其实不太熟悉,所以有的时候容易被边缘化,分配休息的地方时,我就吃亏了,老乡家里已经满了,只有一间,,,据他们了解来的消息,是个邪门的房屋,说什么曾经闹鬼还没人住,连灯都没有,我和五个兵还有在大坝上见到的王启,我们一起住了进去,讲真话,不告诉我这些,我不怕,告诉了我这个问题,思想就有点含糊了,总感觉有人在碰我,,,,,好在夜里忽然急行军,起来赶紧速度飞快离开这里。

    和我一起的王启,我们两个人冒雨走着,聊聊天心情也很舒畅。但。。。。当我们抬头的时候,才发现,周围没一个认识的士兵,一打听,当场石化,其他部队的,咱两跟别人走了,王启手上抱着一盒压缩饼干,我还有几袋子榨菜,没办法,两个人就这么的一路打听一路前行,我的鞋已经没了一只,只是用一个编织袋包装了起来,那个时间是我最快乐的!跟着王启,他一路讲解这个是烟丝,这个是什么植物,他知道的真挺多,四川人很是随和,直到现在二十多年了,我们还一直联系。

    吃了一盒压缩饼干,没有那种胀人的感觉,就当零食吃了,后来才知道,好在当时我们没矿泉水,如有,喝下去就得把俺们两胀死。第二天遇见个司务长,嘿嘿,跟我一个样,比我严重,他是两只脚都是编织袋,鞋早没了,哈哈。我们几个走了有三天,终于在一个集市上碰到以前我们部队调去独立旅的老教导员,老教导员看到我,很是舍不得,把他自己的一双鞋让勤务兵拿来给我穿上了,然后留我们吃了饭,送给我不少的火腿肠。给我们大概指了一个方向,就是我原部队的聚集点,这个老首长在我所知部队撤编的时候,特意来找我,让我去他那里跟着他,都跟我直接说了,去了先去干司务长。。。。。。但我当时挺幼稚的,就想回家。

    找到原部队,驻守在肇源县巴彦村,我去迟了,又没地方住,没办法只好住在猪圈旁边。一天,村长的闺女看我可怜,特意给我找了她家亲戚,让我搬过去,很是激动,晚上收拾好被褥,这个村子什么都好,就是狗多,走在小路上,忽然前面就有狗叫,紧跟着就一群狗叫,估摸着有十来条,把我团体围住,我有点慌乱,离我太近了,这个时候。。。。。。

相关问题